寒刃_HANREN

学渣静和日常()

来续现代au啦!

又是静和的学渣摸鱼高中生日常,这次不迫害化学了,迫害一下语文

静和上高中的时候,全班同学正在朗诵陈情表。

“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既无伯叔,终鲜兄弟………”

静和坐在最后一排(问就是妈妈是大清巨人,遗传的好)偷偷用手机跟胧月聊天聊得太开心,边打字边笑出声来

老师很生气,说,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你不哭也就算了,笑出来做什么?

静和吓得直接按语音条把这句话传给胧月

胧月赶紧拿出刻在DNA里的孟子,发来一句

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

沉静温和

*预警 时间线是姐姐追姐姐左右

“哎呀,静和公主三周岁了还不会说话,当年咱们胧月可是过了周岁就会说话了。”敬贵妃和甄嬛闲聊着,阿哥公主们在旁边玩耍着。

“许是贵人语迟呢,眉姐姐能说会道,想必和儿长大了也是如此。”熹贵妃微笑着,看着远处玩耍的孩子们。

弘曕一下推倒了静和,静和拍拍自己就站了起来,一声没吭,甄嬛心里一惊,眉姐姐临死时的话又浮现在耳边。

“嬛儿,你要照顾好我的孩子,不要让别人欺负她。”


甄嬛早就从温实初那里知道,静和她人如其名,她的世界是安静的,若是直白些说,就是先天失聪,先前哭声低种种,并非身体有恙,而是因为无法听到声音,便也不努力哭了。

得不到回应的事便不做,像极了眉姐姐。

温太医这些年一直在给自家女儿寻找着治疗调养的方法,有一次先尝起配给静和的药,却差点毒哑了自己,从此以后便不得不另寻他法,建立了一套只有他们父女能看懂的手语。


左手食指轻轻划过眉毛两次的意思是眉庄,甄嬛只能看懂这一个手势,那是温实初最常说给静和的,可以显见,温太医告诉了静和关于她生母的一切。


静和五周岁的时候,她的皇阿玛终于想起召见她,发现她听不见,心中很是怜惜,说了许多安慰的话,由温太医翻译给静和听。

温太医没有原样翻译,因为他父女二人心照不宣,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货色,只是翻译说需要行礼谢恩,表示听懂了即可。


二人走后,苏培盛见缝插针道:“这宫里从来没人能跟静和公主说上话,温太医却能让公主知道皇上您的心意,怕是有缘呐。”


皇上轻轻疑心一下,倒也过去了,直到临死时听见嬛嬛亲口说“若是眉姐姐知道她和温太医的孩子得皇上多年疼惜,九泉之下也就心安了”,急火攻心,暴毙而亡。

安陵容所说不假,疑心的事被证实,伤害才最大。


太后甄嬛见果亲王气冲冲地坐在了自己对面,问怎么了。

“还不是五哥家那个永壁,竟然欺负和妹妹,我这个做叔叔的教训,他还不听。”弘曕狠狠皱了皱眉。

“你与他同年出生,他未必听你的,天色晚了,你先回凝晖堂吧,哀家去教训他。”甄嬛浅笑,当年那个推倒静和的小孩竟也成了大哥哥了,不过到底还是小孩。


后来一日,静和翻进寿康宫的墙内捡风筝,甄嬛恍惚看见曾在京城里和她只有一墙之隔的眉姐姐找她来玩的情景……


私以为这三位好适合真人版的

旋风     小雪    深蓝

谢霆锋 蔡少芬 刘烨

时空战记:摘星篇》05:玫瑰花瓣

飞船中的宇航员昏睡着,显示屏上跳跃着地面呼叫的信号。

“不好,飞船里的人没法回应地面的呼叫,一直这样下去我们会被这个时空的人发现的。”小星发现只有地面单向的信号传输,担忧地说道。

“看来,只能找一个人去替代她回应地面了。”深蓝分析道。

“Maggie,你去,我来托住你。”炽焰立刻指派了Maggie。

“为什么是我?”Maggie显然对炽焰立刻做出的决定有所怀疑。

“因为我相信你总是比较好运,去吧,速去速回。”炽焰笑了。

“好。”Maggie攀到轩辕刃王的手掌上,炽焰在驾驶舱里操作,将她托举进了飞船。

舱门打开,Maggie飘了进去,隔着头盔,Maggie分明看见那就是未来的自己,而显示屏上,不仅有来自地面的呼叫,还有轩辕刃王正在外围吃力地面对着更多袭来的陨石。顾不得多思考,Maggie准备回应地面,照着小星传过来的操作指南调频后,天上的信号终于传到了地面:01已就位,感觉良好。

声音落下之间,宇航员的装备包里飞起了应龙匕将的另外一半,先前的那一半也从炽焰的挎包里飞出,巨大化,变成了轩辕刃王手中的武器。

轩辕刃王击碎陨石的脚步变得轻松,Maggie也在飞船里操作辅助着攻击,直到周边的陨石已经清净,未来的Maggie也有了苏醒的架势。

Maggie赶紧呼叫队友们拉她回去,这次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钢铁飞龙拿到了第二把钥匙。

第二把钥匙带领他们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而因为有了轩辕刃王做交通工具,他们也有办法在空中飞翔,从而去寻找第三把钥匙。


Maggie和炽焰却在驾驶舱里一直不说话,气氛很奇怪,还是Maggie最先打破了沉默:“你怎么知道那飞船里的是我?”

“直觉。” 炽焰没有说自己遇到了有他们合影的小女孩,也没有说他在那个房间里发现了未来的Maggie的航天任务申请表,只是说了那个别人听了一定不会信,而Maggie却一定会相信的答案。

“哦?”Maggie从自己的贴身衣兜里拿出了一个玫瑰花,“你的直觉有没有告诉你,你今天会收到玫瑰花呢?”

“你从哪里哪来的?”

“飞船里咯,跟未来的自己打个借条。”

“唉。”炽焰叹了口气。

“怎么了?这个礼物不满意?”

Maggie虽然是这样说了,但是炽焰却接过了那只玫瑰花。

“我只是在想,如果未来的我们也像现在这样忙于任务,各奔西东,连孩子的安全都保护不了……”炽焰满脑子都是自己轻易地从大敞四开的窗户里滚进那个小孩的房间的画面。

“不会的,大不了我们做个约定。”Maggie看到下面正巧有个书店,“我们去买一本书,把我们的合影夹进去当书签,以后每天晚上轮流给孩子读故事,读到哪一页就把照片放到哪一页。”

“好。”

快门声后,拍立得里掉下一张炽焰和Maggie的合影,Maggie亲手将这张合影夹进了书中。


在先前的世界,炽焰到达房间的几分钟前,未来的Maggie正在给他们的孩子念着故事。

“是爸爸!”孩子指着合影上的人喊道。

“看到爸爸妈妈的合影,就说明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了哦。”Maggie合上书,把书放到了书架上。

“妈妈,爸爸到底去哪了?”

“爸爸去执行更重要的任务了。”

“妈妈,你能不能不要走,你走了以后谁给我念故事啊?”

“别担心,妈妈是回天上一趟,你忘了吗,星空是妈妈的故乡。”

“妈妈也是小王子吗?”

“妈妈不是啊,但是妈妈可以给你带星星上的玫瑰回来。”

“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

Maggie披上外套出了门,旁边炽焰的外套里抖落出几片干枯的玫瑰花瓣。

眉温gb:二胎梦里见(?)

预警:因为是环相关就扔这个合集里了

          时间线为甄嬛当太后之后

          温太医带球跑,温太医视角


三年之期即将过去,我不得不离开眉庄的陵寝,尽管这三年间,嬛儿也曾召我回去瞧她的病几次,我眼见她头顶的珠翠从贵妃到皇贵妃,再到后来变成了太后,那之后回泰陵,总不是滋味,感觉我与眉庄能灵魂交流之处,挤进了先皇的令人难受的气息。

我是怨恨先皇的,怨恨唯有通过他,我与眉庄的女儿才能活下来,成为名正言顺的公主,怨恨他当年选中了嬛儿,让我们不再是兄妹而是君臣,他是君,他不过举手投足间便让我与这世间的至亲都蒙上了权力和地位的隔膜,我抱着静和,却只能轻轻说一声“公主健康无虞”,实为拜他所赐。

我当初为了让世人不再诋毁眉庄与我,横心自宫,却没想到让眉庄受惊血崩而死,她倒在我的怀里,此后我怀里唯一的女子便是我们此生仅有的孩子——可惜她会永永远远是皇宫里的孩子。

我们此生无法再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若是有来生,我愿你,愿嬛儿,都不再入宫廷,我亦然。

眉庄,我的思念都付予你,不知道如何能偿还此前你对我动心而我未曾察觉的日子。


许是最后一天整理物品准备回太医院过于操劳,我竟早早地便沉沉睡了过去,梦里我看见了眉庄,这是我这些年来第一次梦见她。

她捧着我装进她棺中的玉壶,款款走来,以往都是我带着药箱奔向他,去请平安脉,去医她,去陪她,我意识到这是梦了,却也很开心,她捧着玉壶,便是知道我的一片真心了吧。

我也朝着她走了几步,我想张口,想告诉他先皇已去,陵容已死,她大仇得报,想告诉她我先前回宫几次,我们的静和已从日日吐奶变得能吃能喝,从她身边软软的小小的那么一点点,长成了能追着风筝跑,能在宫里和其他孩子打雪仗,输了也会哭会闹的小朋友……我却在梦里发不出声音来,只能极力地朝着眉庄走去,梦中的腿脚总是不如现实中灵便,我竟跌跌撞撞地入了她的怀,一如那日她酒醉,倒入我的怀中。

我眼前一黑,再一睁眼时,竟在眉庄碎玉轩里的床上,我能听见眉庄鲜活浓重的呼吸,竟冲淡了我这些年不停回忆着她脸色惨白在我怀中奄奄一息的梦魇,我猜这一定是时光倒流,上苍保佑,让我有再次选择不要犯下大错的机会,甚至这次,我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有任何服用过暖情酒的变化,也便不会被药力扰了心神。

我更确信这不是梦了,因为我竟然能说出话来:“娘娘,请自重,微臣从未对你有一丝真心……”话说到一半我便后悔了,尽管这句话是我自责时在内心重复千遍,希望那日能说出的话,那些话会保我们的平安,在这刀光剑影的宫廷中,糊涂一时的欢愉,根本不及彼此性命无虞,我离开眉庄独自苟活的日子里,算是参透了其中深意,却也没法真正把话说完。

我抬起头看着眉庄的眼睛的那一刻,看到了她眼中倒影,玉壶正在我的背后——这并非时光倒流,许是我也被一同拉进了她的陵寝地宫内,只是陈设与碎玉轩无异。

眉庄抱住了我,我感到我的脊背被她冰冷尖锐的护甲触着,一路下滑,侵入了我的身体。


“实初,你知道护甲为何戴在无名指和小指吗?”眉庄的声音是那样的中气十足,我听了很欢喜。

“为何?”我轻轻问道,身子不住地因为那护甲的扰动而颤抖。

“无名指指上护甲,代表你我夫妻和睦,小指上,代表子女孝顺,我盼你给我生一个孝顺的孩子。”


眉庄的余音还在我耳中未散时,天已大亮,我不得不带上自己的行李启程回太医院,回宫后忙忙碌碌的日子,看着原来那位四阿哥的妃嫔也在重蹈着嬛儿他们年轻时的那些勾心斗角,要比守灵时疲惫得多,以至于时常白日里犯困,夏日一来更是中了暑气,时常呕吐。

我便给自己抓一副治疗暑症的药,却总也不见好,立夏时一称,竟然发福了,我算是信了什么是医者难自医,却又想起许是对自己医术太自信,以为服药即好,竟然没有给自己搭过一次脉。

我触上自己的手腕,竟是滑脉,那样的强,好似眉庄临盆之际的那几日。


如此,我的梦竟成真了。

我想起了眉庄说的那句话,又或是自己心里也是这样一句话。


又过了几个月,我的小腹真的鼓了起来,太医院的同事只当是我人到中年,得太后重用,如日中天,越发富态。

嬛儿很疼静和,得空便在午膳晚膳时留她在寿康宫中,今日晚膳前去给太后请平安脉,太后叫我留下,和静和见一面。


“小弟弟在微臣肚子里呢,长公主喜欢吗?”

“我要小妹妹。”

如果保留了前世记忆会怎样呢

又是一个上化学课的时候突然想到的碎碎念,自从我被高中化学蹂躏之后,静和学化学系列就不可避免的大丰收了。

这篇应该算甄嬛x陵容

陵容因为前世害了眉温夫妇所以今生听从了甄嬛的建议为静和补习化学来赎罪

突然有一天陵容给甄嬛打电话说她想要一包苦杏仁,甄嬛吓坏了,还以为这辈子她又要寻短见,但是还是叫了浣碧给快递过去。

收到货之后陵容打开拿出来一个苦杏仁放在静和鼻子前面轻轻地扇了扇

“这就是硝基苯的气味,只不过它是无色液体,可惜我家里实在是没有了”

微博体:关于一年只能改一次名字但是两年没改名这件事

*预警在第一篇

(微量拽瓜)


主页:我才懒得出去见到人就烦

简介:一个备考打卡的小号

你关注的@藕粉桂花糖妈也关注了她

[置顶]@我才懒得出去见到人就烦:求求大家认出我了也不要扒我马甲()@不会教化学的我好失败 安老师来监督我考研[开学季][开学季][开学季]

评论:@不愿再吃安神药:我不是你的安老师了吗宝宝……

@不会教化学的我好失败:这么快就要考研了,我觉得我更失败了,我真的觉得已经筋疲力尽。

@我才懒得出去见到人就烦:今天整理甄阿姨拜托我看的案子,哭笑不得……

两位乡村女企业家,瓜阿姨和叶阿姨,瓜阿姨告发了邻居违规焚烧秸秆,结果邻居一生气把她瓜棚烧了,叶阿姨为了替她出气,第二年让自己马场里的马吃掉了邻居家的菜,还踩坏了不少……

更早的微博

@我才懒得出去见到人就烦:高考结束了,这个号暂时扔掉吧,去其它平台找我,毕竟这个号是我唯一一个能见妈的号了

(仅互关好友可见)


主页:不会教化学的我好失败

简介:只有教会她化学,姐姐才会喜欢我

认证: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女单选手

筛选—原创微博—倒序查看

@不会教化学的我好失败:我正在参与运动员奖牌榜,快为我送上奖牌吧!

[链接]

@不会教化学的我好失败:父亲!母亲!我中选了,我选上国家队了!

@不会教化学的我好失败:静和这个小丫头怎么连有机都学不会,我看她一点学习的心思也没有,不如带她去滑冰吧

[图片][图片]

(仅自己可见)

@不会教化学的我好失败:姐姐让我给眉姐姐的女儿补习化学,她心里一定有我

(仅自己可见)

@不会教化学的我好失败:为什么眉姐姐不喜欢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是不是看出来我随时都能抢走她的嬛儿

(为什么我们三个人不能在一起.jpg)

(仅自己可见)

微博体:关于全家都玩微博却在互相躲着这件事

*预警在第一篇

主页:藕粉桂花糖糕糕糕糕

IP属地:北京

@藕粉桂花糖糕糕糕糕:嘿盖斯大家还记得我吗,我就是之前销号跑路的那个答主,放张截图给大家回忆一下

[图片]

因为上次回答在微博反响太热烈以至于亲友都在小窗我说我火了,我就在微博悄咪咪建个号继续分享一下~

@藕粉桂花糖糕糕糕糕:最近冠姓权这个话题好像很热门,那我就浅浅分享一下,就是……我是没有姓的,因为当年爸妈觉得就算两个姓都冠也要有先后,还不如就不冠了,古代的沉和沈是一个字,所以我妈取了沉静温和这个词,然后去掉他俩的姓,所以我叫静和。

我觉得我爸妈思想真的很先进,但是说完这个事儿之后我有点担忧,我妈不会在网上高强度搜我吧,大家快给我起个花名防搜[开学季][开学季][开学季]

主页:枣泥山药糕糕糕糕

IP属地:北京

@枣泥山药糕糕糕糕:她真的……我哭死……我妈真的来搜我了,我是原来的@藕粉桂花糖糕糕糕糕,已经秽土转生了,大家帮忙转转捞一捞。

@枣泥山药糕糕糕糕:今天是母亲节,我们一起来吐槽一下我妈吧。

关于我妈怎么成为我妈这件事,还要从她跟我爸上高中说起。

高二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爸去表白甄姨被拒绝了,与此同时我妈做实验的时候胳膊被烧伤了结果校医室没人,只碰见拿着个时尚情侣款水杯的我爸,没想到我爸班里有个小药箱,所以就给我妈包扎了,我妈因为这件事留下了很大心理阴影,就此转文(转文可能是我家遗传吧,虽然我高三才转)

但是!!!我妈她开始打篮球了!!!从此被冠以狂野淑女的美名哈哈哈哈哈,而且专门搞磕磕碰碰拼抢突破这些容易受伤的事情,然后就去隔壁理科班找她的工具人和工具箱(也就是我爸哈哈哈哈哈)

照我爸的话说,高中的时候我妈就跟一只小野猫似的,谁都没想到她竟然考了当年全市的文科状元,然后进了中//国//政//法大学。

我爸考得……相比之下只能说一般般吧。首医。

上大学以后就没怎么联系了,直到有一次高中同学会他们俩见面喝高了就开了个房,然后就有我了,爷爷的意思是妈妈也三十多了,就把我爸娶了吧,省的总有人踏门来说想当军官的女婿,然后虽然不乏奉子成婚的指摘吧,婚礼还是办的很好很气派。

别问我怎么知道 你爸妈结婚不刻光盘吗?

评论

@那天的酒并不足以让我动情:闺女,你可以简介镇魂防搜的……还有,什么叫工具人带着工具箱啊……你真是……什么时候都能吓我一跳。

@不愿再吃安神药 回复@那天的酒并不足以让我动情:温老师!您竟然也玩微博!v50详细讲讲和宝怎么吓您一跳的[抱一抱]

主页:藕粉桂花糖妈

简介:婚姻幸福,育有一女

认证:执业律师:承接各种离婚案

@藕粉桂花糖妈:糟了,闺女注册了一个微博,她搜到我怎么办,我主页有太多她小时候的黑历史照片了,真是非常难看,万一她对象看见了就不好了。

(仅互关好友可见)

评论:@那天的酒并不足以让我动情:没事的,你可以镇魂防搜,其实咱闺女小时候照片挺好看的哈哈哈哈。

查看更早的微博(倒序)

@藕粉桂花糖妈:他看到b超里的那个阴影的时候都吓傻了哈哈哈哈。实初,以后多多指教了。[图片]

@藕粉桂花糖妈:今天去挂了他的号,想解开心中的一个疑问。

@藕粉桂花糖妈:我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和他躺在一张床上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喝醉了才愿意的,他到底知不知道我这些年对他的感情呢……

@藕粉桂花糖妈:五周年同学聚会啊……毕业季最期待的事情,读医科和法律大学都是五年,真巧……

@藕粉桂花糖妈:本硕连读……要在大学里呆五年啊……下半辈子是不是见不着他了

@藕粉桂花糖妈:真高兴,今天把胳膊擦伤了,他又能来给我包扎了www就是双氧水有点疼,下次让他换成碘伏

@藕粉桂花糖妈:整天围着我家嬛儿的那个小男生还挺好看的……我就看看[奥特曼]

知乎体:住在咸福小区的孩子有多卷

预警*静和视角

       *现代au

        投过环厕,来这边存一下。

利益相关,匿了,恕我直言,住在咸福小区真的很累,圈子熟人太多,我妈是律师我爸是医生,爷爷是个军官,但是我是个学渣,真的很渣那种。

隔壁冯阿姨家的月姐姐考了个top3的院校本硕博连读,一毕业就考上了公务员,甄姨家的灵犀姐姐因为推理能力过硬考上了警校,她的双胞胎哥哥鸿雁为了陪她就考了法医,现在已经签约入职了虽然才大一。

别问我,我为了继承我爸衣钵被迫学理,我妈为了让我意识到学医的重要性特意倒掉了我的药让我连着感冒了一个月,但是学不会就是学不会,最近高考突击复习,甄姨帮我请了全国有名的化学名师安老师带我复习有机化学,当她问我含双键的有机物有什么的时候,我脑子里全都是寒霜剑三个字,在寒霜中的刀刃……然后答了冰刀,我的心已经完全不在学习上了,安老师就带我去冰场玩滑冰,她花滑真厉害嘿嘿…嘿嘿…

———————分割线—————

更新:我妈好像不太喜欢安老师的样子,跟安老师上辈子把她杀了似的,我觉得安老师很温柔啊不知道我妈怎么想的……

—————分割线——————

更新:恭喜,我马上要战胜我妈了,我妈同意我转文了,多谢甄姨,我妈肯定想不到当年她嘱咐甄姨当我干妈,保护我让别人不要欺负我竟然保护到了自己头上

看到评论区问我爸怎么想的,我爸没什么意见啦,家里也不是他说了算,继承衣钵什么的纯属我妈一厢情愿,不过我敬爱的母上大人您有没有想过家里要是有两个大夫,您打的医闹官司会成倍增加啊……

————分割线—————

朋友们!!!!我考上人大法律系了,这漫长的两个月的复习真的没有白费,看到评论区有人问转文以后安老师怎么办,安老师也早就不想教化学了,所以去当了花滑运动员,下届冬奥会在咱们国家举行,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我们安老师上场哦,虽然不指望她打败那些逆天的俄萝,但是争取进女单决赛应该还可以(吧)

————分割线————

去当冬奥会大学生志愿者了,你们谁要安老师签名?短道速滑队教练也姓安,有时候会有观众搞混呢……

欸,说到端到速华,我爸,一个生殖科大夫 今天遇到了一对妻妻,端阿姨和华阿姨,他们俩说想要个孩子,但是因为年轻的时候不懂事避孕药吃太多了所以一直生不出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碰男人………

哦对了我爸手下新来了一个实习医生叫温宜,又机灵又懂事,抓药问诊送检什么都利落,还有人以为她才是我爸女儿,都姓温还都学医。我有时候还会不高兴,这时候温宜姐姐就会亲亲我的脸(我们俩在一起了我爸妈不知道),嘿嘿我的温宜姐姐。

哦对了,温宜姐姐告诉我端阿姨和华阿姨是她妈妈,他们并不想要孩子,有她一个就够了,就是担心实习期间自己没有病人所以来看病的,至于吃避孕药之类的全是乱编的,就是为了让温宜姐姐给他们开化验单写病历……我真是………难以理解。医院忙死了好吗?但是听说华阿姨年轻时候衣服不够穿没吃到好吃的也会生气,我就理解了……还好这些胡闹的性子没有影响到我的温宜姐姐……

————分割线———

最后一更了朋友们我要销号跑路了,我妈看见我号了我感觉我人要没 她说我平时在家沉静温和岁月静好,在网上苦茶子飞满天实在不成体统,要把我送到碎嘴轩去呜呜呜呜

朋友们再见